为什么说冯玉祥是平民将军

发布日期:2019-08-21 02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有个抗战时期的小故事是这样的:冯玉祥居住在重庆市郊的歌乐山,当地多为高级军政长官的住宅,普通老百 姓不敢担任保长,冯玉样遂自荐当了保长。 因他热心服务,颇得居民好评。 有一天,某部队一连士兵进驻该地,连长来找保长办官差,借用民房,借桌椅用具,因 不满意而横加指责。 冯玉样身穿蓝粗布裤褂,头上缠一块白布,这是四川农民的标准装束,他见连长发火, 便弯腰深深一鞠躬,道:“大人,辛苦了! 这个地方住了许多当官的,差事实在不好办,临时驻防,将就一点就是了。” 连长一听,大怒道:“要你来教训我!你这个保长架子可不小!” 冯玉样微笑回答:“不敢,我从前也当过兵,从来不愿打扰老百姓。” 连长问:“你还干过什么?” “排长、连长也干过,营长、 团长也干过。” 那位连长起立,略显客气地说:“你还干过什么?” 冯不慌不忙,仍然微笑说:“师长、军长也干过,还干过几天总司令。” 连长细看这个大块头,突然如梦初醒,双脚一并:“你是冯副委员长?部下该死,请副 委员长处分!” 冯玉祥再一鞠躬:“大人请坐!在军委会我是副委员长,在这里我是保长,理应侍侯大 人。”几句话说得这位连长诚惶诚恐无地自容,匆匆退出。

  展开全部冯玉祥倡导“以教治军”,用基督教的教导来管理官兵。提倡节俭,反对奢华,要求官兵洁身自好。冯玉祥与士兵一样,穿灰布军装,睡稻草地铺,每餐仅一菜一汤,数十年如一日。在冯军中严禁吃喝嫖赌,严禁穿着绸缎,甚至严禁吸食香烟,冯玉祥自己也从来不用烟酒待人。为了使官兵对基督教信仰有更多了解,冯玉祥经常邀请教会的牧师到军中传讲福音,教导官兵以基督教信仰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,并为愿意归主的官兵施洗。同时,冯玉祥也为军中聘请了随军牧师,以更好地传扬福音并牧养军中的信徒。在冯玉祥的这种努力下,部下不少官兵归信了基督。单1924年一次聚会中,就有官兵5000人接受了洗礼。冯军中信仰基督教的官兵,最为著名的是张之江将军,张之江曾经极力反对基督教,但在冯玉祥的影响下,最终成为虔诚的基督徒。他曾于1925年花去30000银圆,印刷了10000册圣经,封面上烫有金字:“此乃天下之大经也”。此批圣经分发给部下阅读,也分送给一些愿意接受基督教信仰的慕道友。

  1919年冯玉祥被调任湘西镇守使,驻守常德。期间,结识了美国传教士罗感恩大夫,罗氏时常给冯部下的官兵看病、讲道。后来,罗感恩在给冯玉祥的妻弟治疗精神病时,被其开枪打死,冯玉祥对此深感愧疚。为了补偿内心的亏欠,冯玉祥给远在美国的罗感恩之子寄去800块大洋作为学费。不料,罗子却将此款原封不动地返还。冯玉祥便用此款建造了一座可容纳500人的礼拜堂,定名“思罗堂”。此堂全部为木质结构,可以随时拆迁,随意挪动。此后,冯玉祥的军队迁在哪里,就把这座活动礼拜堂搬到那里。

  1922年,任陕西督军后,冯玉祥依然对信仰保持着极大的热情,和陕西教会的同工多有联系,其中关系最笃的是时任陕西圣公会会长的浦化人牧师。浦化人被逮捕后,还是冯玉祥设法将其保救出狱。在陕西期间,冯玉祥计划在察哈尔省(今属河北省)的张家口兴建一个“福音村”,并已请人绘制了蓝图。村的中央是教堂,四围是住宅,还有学校和戏院。可惜后因战争爆发,使这一美好的计划最终未能实现。

  1936年,南京基督教会在莫愁路举行新堂破土仪式,冯玉祥应邀参加了布道活动,还给教堂的奠基石题了词——“因为那立好了根基的就是耶稣基督”。冯玉祥的墨宝至今依然存留,常常吸引游人驻足欣赏。

  展开全部冯将军戎马一生,由士兵升至一级上将,所部从一个混成旅发展成为一支拥有数十万人的庞大军队。在其50余年的军事生涯中,以治军严、善练兵著称。注重爱国爱民精神教育;强调纪律是军队的命脉,致力整饬军纪,并身体力行、赏罚严明、关心爱护士兵,要求官长与士卒共甘苦,以带子弟的心肠去带兵。严格训练部队,尤重近战、夜战训练和恶劣气象条件下的艰苦耐劳锻炼。编著《军人精神书》、《 战阵一补》等书作为教材,并经常给士兵讲课示范。在作战指挥上强调知己知彼,速战速决,以己之长击敌之短,借助夜暗和恶劣气候,运用侧后突袭战术,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;人称“布衣将军”。

  1902年改投武卫右军(不过也还算是淮军一系)。1911年叛淮军,于滦州起事(我反对把叛乱都称为起义,不过正统教科书都写起义,没办法),失败后革职,递解保定,之后不知道是否写了悔过书之类,反而在1914年7月任陆军第7师第14旅旅长,9月任陆军第16混成旅旅长,1915入川与护国军作战,但是不久就违背军令,于次年3月议和停战。1917年免职。

  1918年2月奉命率部南下攻打护法军,又违背军令通电主和,被免职留任。6月率部攻占湖南常德后,被撤销免职处分。

 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任直军第3军总司令,趁直、奉两军在石门寨、山海关等地激战之际,背后捅刀子,发动北京政变,让直系垮台。然后电邀孙中山赴京共商国事。不久,又背叛孙中山,倒向张作霖和段祺瑞,组成以段为临时执政的北洋政府。

  1928年和解后参加第二次北伐,但再次与蒋翻脸,1929年和1930年爆发的蒋冯战争和蒋冯阎战争中失败下野。

  此后一蹶不振,蒋也没赶尽杀绝(这点很值得我们反省,不像某领导,连自己人都搞),当成一尊佛供起来。但是冯还不老实,整天做些勾三搭四的活,例如,写《我所认识的蒋介石》一书,“对蒋的专制独裁统治作了深刻揭露”。